jw.99永久vip版

jw.99永久vip版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力荐
主演:
陈晓东 高圆圆 李冰冰 
状态:
未知访问量:
导演:
付永强 
语言:
国语 
地区:
大陆 
时间:
2021-12-03 03:51:43
年份:
2004 
类型:
国产 
收藏:
保存网址到桌面  保存网址到浏览器  我要收藏
剧情:
谢谢关注!关于本站提供的《jw.99永久vip版》影片在线免费观看或下载,简单介绍:故事从一个夕阳如血的黄昏开始,幼年时的欧阳正(陈晓东饰)流落到北方小镇。欧阳正父母都是警察,但都已去世。他与当时父母被造反派打倒的闻汐(邓超饰),以及寄养在外婆家的叶雨(高圆圆饰)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文… 详细剧情
分享:

酷云播-在线播放

[在线播放,无需安装播放器]
第01集 第02集 第03集 第04集 第05集 第06集 第07集 第08集 第0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第16集 第17集 第18集 第19集 第20集 第21集 第22集 第23集 第24集 第25集

酷云m3u8-在线播放

[在线播放,无需安装播放器]
第01集 第02集 第03集 第04集 第05集 第06集 第07集 第08集 第0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第16集 第17集 第18集 第19集 第20集 第21集 第22集 第23集 第24集 第25集

剧情介绍

这是关于《jw.99永久vip版》的简单介绍:故事从一个夕阳如血的黄昏开始,幼年时的欧阳正(陈晓东饰)流落到北方小镇。欧阳正父母都是警察,但都已去世。他与当时父母被造反派打倒的闻汐(邓超饰),以及寄养在外婆家的叶雨(高圆圆饰)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文革结束后,闻汐和叶雨都随父母返回了省城,临别之时叶雨留给了欧阳正纯真的誓言“长大了我来找你,别忘了”。成年后的三人境遇迥异,欧阳正终于考上了大学,进入省城后先后重逢了已是爱生活,爱5Q的闻汐和叶雨。艰难生存的欧阳正在得知闻汐钟情于叶雨时,拒绝了叶雨的感情。毕业后,欧阳正被分配到边远的小镇,几年后他重回省城,落魄谋生。在遭遇残酷的人生变迁之后,欧阳正和叶雨重逢在海边…… 一个夕阳如血的黄昏,童年的欧阳流落到一个临海的北方小镇上,他的父母都是警察,但他们都已经死去。 欧阳便和镇上他那单身的叔叔相依为命,叔叔是个很激烈的人,唯一的嗜好就是喝酒,叔叔也有喜欢的女人,那女人是闻汐的姨娘,也是从省城里流落到小镇上的。闻汐和欧阳便成了要好的玩伴,还有一个和他们同岁的女孩儿,她叫叶雨,父母都在香港,被寄养在小镇上的外婆家里。和他们三个人同班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儿,叫刘小芬,她是闻汐的邻居,她的母亲叫许艳秋,是小镇上出了名的风骚女子。 许艳秋和镇上的许多男人有染,但她喜欢欧阳的叔叔,所以非常恨闻汐的姨娘。刘小芬长得像她的母亲,又俗又漂亮,而且嘴很馋,欧阳和闻汐都很讨厌她,叶雨也不喜欢她,所以他们三个人从来不带刘小芬玩。 叔叔喜欢姨娘,却从来不敢向她表白。在一个雨后的下午,姨娘突然吐血,被送到了医院,她得了绝症,临死的时候,把闻汐托付给欧阳的叔叔。闻汐的父母都在监狱里,闻汐的父亲是姨娘深爱的人,她为此丢掉了自己省城的工作,收养了闻汐,流落到这小镇上,她要把闻汐养大,她要等着闻汐的父亲从监狱里出来,可是她得了绝症,所以一切都不可能了。她要叔叔把她埋在海边的山顶,那里可以看见小镇上唯一的码头,她说她相信有一天闻汐的父亲一定会出现在那码头上,来看她,来把闻汐接走。 从此,闻汐和欧阳一起上学,一起逃学,一起和刘小芬打架,砸她们家的玻璃。当然,还有叶雨和他们在一起。 时光流转,小镇上突然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轿车上下来两个人,他们是闻汐的父母,他们平反了,他们把闻汐接走。闻汐临走的时候,哭着对欧阳说:我过几天就回来。 岁月流转,闻汐的话已随着海风消失在远方。闻汐没有回来,小镇上只剩下了欧阳,当然还有叶雨。如雾如丝的雨中,欧阳一个人走,叶雨为他撑伞,被孤独的欧阳拒绝,叶雨索性收起自己手中的伞,和欧阳一起走进雨中。他们相依相伴,看日出日落,看潮涨潮消,青梅竹马,深情款款。 又是一个黄昏,欧阳看见叶雨站在他家的门口,将一个单卡录音机留给了欧阳,作为永远的纪念。叶雨也走了,和她的外公外婆一起走了,去很遥远很遥远的香港,和父母去团聚。录音机里录下了叶雨那单纯的誓言——长大了,回来找你,别忘了。 从此,在每一个白天或黑夜,清晨或黄昏,欧阳在等待,等待自己长大,等待他想念的人回来。 欧阳长大了,欧阳每天都会去镇上的小站,看火车匆匆驶进站台,又匆匆离去,他总是认真地看着下车的人,希望在那人群中找到叶雨或者闻汐,但他们都没有回来。欧阳还在等。 叔叔也在等,只是不在车站,而是在海边的山顶、闻汐姨娘的墓旁,叔叔的等是无望的等待,因为姨娘已去了天堂。叔叔已经老了,头发都已经花白,他也知道今生今世姨娘不再回来,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让欧阳考上大学,做个警察,像欧阳的父亲一样。 欧阳考上了大学,但叔叔却死了,多年思念中的煎熬已经将他的生命耗干。家里又着了一场意外的大火,将所有的一切燃得干干净净,只是叔叔为欧阳攒下的学费没有被烧掉,但这应该感谢警察,小镇上一个姓刘的老警察,他为了救欧阳的叔叔,为了从火里抢回叔叔为欧阳攒下的学费,被烧死在火里。 刘小芬也长大了,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只是有点像她妈,风骚又俗气。小镇上许多年轻的男子都喜欢她,她却对欧阳一往情深。 欧阳也走了,离开了这让他感动又伤心的小镇到省城去念书。刘小芬很失落,因为她没办法和欧阳一起去那遥远的省城,她学习不好,没有考上大学,留下来和许艳秋一起开饭馆。 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叶雨向父母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她要回到小镇上去,因为她已经长大了,因为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曾许下的诺言——长大了,她要回去找欧阳。 叶雨回到小镇上,来到欧阳家的门前,却发现欧阳家的房子已变成了黑色的瓦砾,她找到刘小芬,却从她的口中得知欧阳被烧死在火里了。听了这话,叶雨心如刀割,万念俱灭,失落地回到了省城,继续她的学业,因为她也考上了大学,在省城的音乐学院里拉大提琴。 欧阳和闻汐在省城里重逢,他们彼此认出了对方,他们在同一所学校里读书。闻汐的父亲已经平反,并是省城里非常高级的干部。欧阳的生活很潦倒,经常得到闻汐的接济。欧阳的自尊心很强,所以经常逃课出去打工,在街上帮人家卖报纸,有时闻汐也来帮他一起卖。学校里有一个叫白樱的女同学,是全校公认的漂亮女生。白樱对欧阳一见钟情,并经常找机会接近他。欧阳很感激,但他的心已有所属,所以对白樱的爱意反应麻木。 一次偶然,叶雨在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在风雨中卖报纸的欧阳,那一瞬间,她觉得那人就应该是她的欧阳,她冲进风雨中寻找,欧阳已不见了踪影,她站在路口等待,从黄昏到日落,从满天的风雨到天边现出彩虹,欧阳的身影没有再出现,叶雨却不肯离去,她还在等。 大学四年匆匆过去,在叶雨的毕业演出晚会上,欧阳和闻汐同时认出了叶雨。闻汐流露出对叶雨深深的爱意,他要到后台去找叶雨。伤心的欧阳却黯自离开,因为他认为此时的叶雨已不再是从前的叶雨,叶雨早已经把他忘记,那从前的誓言也不过是一句儿戏而已,他的生存环境与叶雨和闻汐没法相比,他们才是一样的人。 白樱对欧阳细心呵护,深情款款,让伤痕累累的欧阳感受到那种被抚慰的温暖,他没有再拒绝白樱,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比友谊多,比爱情少。 闻汐见到了叶雨,并约好去海边那间咖啡店,闻汐也叫上了欧阳。当叶雨看见欧阳的时候,便晕了过去,因为难以想象,她日夜思念的爱人并没有死,而且就在一个城市,现在就近在咫尺。 叶雨在医院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见到她的欧阳,但欧阳却没有来,只有闻汐在她的旁边。叶雨对闻汐讲述了她对欧阳的想念,让闻汐感动而又伤心。闻汐找到欧阳说叶雨想见他。欧阳却漠然地说他很忙,过去的事他全忘了。 叶雨自己找到了欧阳宿舍,欧阳不在,却看到了那个她送给欧阳的录音机,摁动开启键,有叶雨的声音飘送出来——长大了,回来找你,别忘了。叶雨明白了,她飞奔而出,在一个十字路口找到了她的欧阳,隔着如潮涌动的人流,她扑了过去,想拥抱她的欧阳却又把手垂下,站在欧阳旁边的白樱看到这一切黯然离开。 欧阳、叶雨和闻汐又一起回到了从前的小镇,在海边,像童年时一样看日出日落,看潮涨潮消。在这里,他们又碰到了刘小芬。 那夜下了一场雨,叶雨又病倒了,被送回了省城的医院里。叶雨得了绝症,医生说她最多可以活五年。此刻的叶雨唯一想到的是,她如果不在了,欧阳会像叔叔一样也会站在她的墓碑前终老一生,她要让欧阳幸福,所以她必须得离开。叶雨离开了欧阳,对他说他们不是一样的人。 欧阳听到叶雨这样的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叶雨去意已决,表情冰冷。他知道无论她做什么,哪怕是给叶雨跪下,也无力挽回。此刻,他忘记玛雅在线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实现父辈对他的期望,做个好警察,努力地工作,可是祸不单行,他那本来已经得到批准的特招名额被闻家秘书的一个电话给废掉了,顶替欧阳做警察的是闻汐的另外一个朋友。欧阳不相信闻汐会对他做出这种事情,想找闻汐问个明白,却看到闻汐和叶雨在一起,闻汐的手扶在了叶雨的肩上——叶雨晕倒的时候,闻汐搀扶了一下。 他曾经认为是信仰的爱情、友情在这一瞬间彻底地崩塌,随风而逝。欧阳万念俱灭,不知未来的人生何去何从。 他被分到了边疆,被分到了冰天雪地的北方,在一个乡间的小学校里当老师。 转眼间,五年已经过去了,欧阳又回到了这个城市,沦落到一间小酒吧里做服务员。 此时的叶雨病得更重了,她在四处寻找着欧阳,因为她听说欧阳被分到了北方,过着凄苦的生活。她离开欧阳是希望他过得幸福,她做梦也没想到欧阳的人生因为她的离开会变得如此地不幸。 闻汐碰到了欧阳,此时的闻汐已事业有成,他想救欧阳脱离苦海,并为欧阳买了很豪华的房子,请欧阳去他的单位,安排很优越的工作,但都被欧阳冷漠地拒绝。闻汐又不敢把欧阳现在生活的窘境告诉给叶雨,怕她伤心。可是欧阳却只肯在酒吧里做个酒保,过那种落魄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叶雨知道了欧阳生活的境遇,来酒吧找欧阳,却赶上一场黑道的火拼。叶雨作为人质被押在其中,此时的叶雨眼睛已经看不见什么,她听到有人想杀欧阳,便拼出命来大声地喊欧阳的名字,让欧阳离去。黑道的人把她塞进了汽车,并浇上了汽油,想将叶雨烧死,闻汐冲过来救她,黑道的人向闻汐开枪,欧阳用胸膛挡住了子弹,倒在了血泊里。 欧阳醒来,他没有死,他是警察,他去北方之后考上了警官大学的研究生。他在酒吧里是在查一个案子,那酒吧是一个黑道的窝点。 闻汐来到欧阳的床边,向他说明了过往的一切,欧阳悲玛雅在线万分,跑出去寻找他深爱的叶雨,叶雨却已黯然离开,从此杳无音讯。 时光流转,欧阳也调回了省城,但他从没有忘记对叶雨的寻找。一天,他突然收到一个包裹,没有地址,里面是一盒录音带,录的是一首他熟悉的老歌,那是叶雨也非常喜欢的老歌,他知道录歌的人一定是叶雨。 他按邮戳上的号码,利用他警察的身份,终于在一个乡间找到了一个孤伶伶的邮政所,知道了叶雨所在的地方——海边那座童话一样的小木屋。 当叶雨知道欧阳生活得很好,并做上了自己喜欢的公安工作,很欣慰,所以就默默地离开了,她要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默默地怀念,默默地祝福,默默地死去。 又是一个夕阳如血的黄昏,坐在海边拉琴的叶雨突然停住了手中的弓弦,她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她熟悉的脚步声,那是欧阳的脚步,脚步声在她的身边停下。 叶雨轻轻地伸出手,她笑了,眼泪顺着已经失明的眼睛流了下来,她摸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是她爱人的脸,欧阳的脸……

「没错亚利夏说得没错。」很难得久生也表示赞成。「与其聚在咖啡店看着什么杀人或纵火日期表不如付诸行动还比较可能有收获。那就从目白开始好了步行的话应该十五分钟左右就可到达而且很难得天气这么晴朗。」

有很长一段日子天气都阴沉沉的但今天星期日却高达二二四度感觉很像初夏的气温风势虽强但才走没多久立刻就流汗了。身穿水蛇腰清爽套装、胸口露出蕾丝手帕的久生走在两人中间朝向目白的冰沼家走去。很不巧皓吉好像出门了。按了许久的门铃树林深处的宅邸jw.99永久vip版男人皇宫网页仍旧一片静寂。「冰沼」二字的门牌也已剥落只剩下固定门牌的两个小洞。这里已几乎是一片废墟了。

「我从以前就一直很在意......」感慨良多的亚利夫呆立门前状似回忆。「后木门斜前方的房子还维持当时的状况吗」

「是jw.99永久vip版97zy资源视频手机吗对了从后木门开始就是坡道听说通往池袋的大马路。我也得到那边看看......」久生这时也说道。

于是三个人沿着长长的围墙绕了一圈走向宅邸后方。属于私有道路的狭窄坡道散发出仿佛进入谷底的情趣而且周遭更静寂了每户住家即使在这样的大白天都像无人居住般静谧。

已上锁的冰沼家后木门斜对面也是高墙环绕的古老宅邸。的确如藤木田老人曾经发过的牢骚「为jw.99永久vip版看美女罩罩什么日本人总是不喜欢挂上门牌呢」一样即使绕至前方一看高大的门面也仿佛已经好几年没开启过一般并无地址与门牌。

喜欢看“jw.99永久vip版”的人也喜欢

热门评论

1楼

「好像没人住」牟礼田说着试着伸手推开一扇小门这扇门正好斜斜对着冰沼家的后木门。出乎意料小门不声不响地开了。探头入内稍做环视一圈后牟礼田大胆地压低高大的身材进入门内同时回头朝身后的两人打招呼。「你们也进来看看。」

2楼

「算了吧不要随便闯进别人的家......」嘴里虽然这样说但久失还是抗拒不了兴致高昂地颤抖着双腿跨了进去。亚利夫也紧跟在后。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宽阔的荒芜庭院。

3楼

虽然没有冰沼家广阔而且主建筑有毁损的痕迹但小门附近有个有像是茶室风格的偏院周围还残留模仿某著名庭院的假山与水池颇有优雅的情趣。只因欠缺整修而荒废。池畔沙地弃置一辆残破的婴儿推车推车旁则有因风吹雨淋而泛白的洋娃娃和小皮球一片寂寥光景。

4楼

「真蠢干嘛进来这种地方」进入时紧张异常的久生抱怨白冒冷汗的不满「也不对刚进来时我觉得杀害红司的嫌犯助手也许会藏在这里但像这种随时可能出现祖孙鬼魂的恐怖宅邸看一眼都嫌浪费时间。看来皓吉曾经住过位于九段的房子大概也无法抱太大的期望了。

5楼

但是二人依然像侦探般在附近绕行亚利夫心中此刻又升起另一种复杂的感慨。在日光灯闪烁不定的昏暗浴室里全身一丝不挂仆倒在地的红司背后红色十字架状的蚯蚓状肿起。晦暗的镜子与白色的剑兰细碎泡沫消失的洗衣机......没错十二月廿二日那个晚上皓吉接下来就要返回九段住处留住苍司。或许那是为了制造明确的不在场证明其间却找来隐匿身后的某个人前往冰沼家巧妙杀害了红司。也就是说的确有所谓的「第三者」

6楼

但诚加藤木田老人指出的红司当晚在那个时刻进入浴室皓吉与苍司都不知道。就算知道好了皓吉或那影子般的男子匆促前来又如何将全身赤裸的红司不发出任何声响地杀害呢

7楼

不错一切就如藤木田老人所说的有必要计算一下往返九段与目白之间的距离。「藤木田老人的确说是八分钟。」来到大马路上车后亚利夫马上伸出手表说道。

8楼

车子从千岁桥进入目白街道后立刻左转两眼无神望着窗外的亚利夫忽然急促出声「就在那儿就在那个地方......」